PROFILE

亞當

Author:亞當


噗-啦!


這就是所謂的博愛?


感謝留言ˇ

時光匆匆...

内部検索

管理者專用

非合法藥局(下)

(進入本文後播放音樂)

音樂資訊如下:

樂團:Due'le quartz
曲名:非合法ドラッグ(非合法藥品)
中譯歌詞:請參閱網站「斷層音樂廳/地下分館






  彼得潘的能力,飛翔。
  「我無法讓你成為彼得潘,不過我能讓你擁有飛翔的能力。我相信你在那之後可以得到你真正想要的。」
  「……」
  「當然要不要做是你的決定。畢竟我也不保證我所做的會是你想要的。」
  「真的沒有其他條件?」
  「你已經說完了你的故事,我沒有其他想要你做的事情了。」
  「所以現在,我只需要決定我要不要飛翔?」
  「對。不過我要再強調一次,『我做的並不一定如你所想的』。還有,當然我也不保證你能回到原來的生活。」
  「我原本就打算放棄原來的生活了,那倒是不怎麼重要。只是……」
  「只是?」
  「你這麼爽快總讓人覺得……」
  「……」笑人淡淡的笑了笑,「我說過了,這是你的決定,並不是我要決定的事情。所以要不要相信我,你也可以自己決定。」
  少年一直靜靜的聽著兩人的對話。看看客人、再看看笑人。不知為何總覺得笑人用一種悲憫的目光在看著客人。簡直就像是垂憐人類的天使一般。但如果真能實現他人的夢想,那麼笑人也許真的是位天使吧。
  「……」男人沈思著。
  少年轉過頭想看看笑人,才發現笑人正看著自己。
  少年覺得笑人的眼中像是在問他:「那你呢?你的夢想呢?」但笑人沒有說出口。少年也沒說,只是低下頭去。
  尋找世界盡頭的旋轉木馬並不是少年真正的夢想,也許笑人也看出來了。少年其實並沒有夢想,只是用這個當藉口,到處尋找自己的夢想。而少年繼續待在這裡,也只是放棄了「尋找夢想」的這個夢想而已。
  夢想可以換一個,喜歡的人卻不見得再有。
  少年仍然不知道自己的夢想是哪一個。
  「好吧,我決定了。」客人的聲音打斷了少年的思緒。「就做吧!」
  「我懂了,那麼請你在這裡稍候。」笑人起身走向藥草房。
  打開房間門的笑人似乎想到了什麼,微微的回過頭對少年這麼說:「你去打包吧。」
  「什麼?」少年錯愕的看著笑人。
  「去收拾行李吧。」笑人淡淡的丟下話就帶上了門,沒有給少年反駁的機會。
  雖然早就明白一旦有客人來,就不可能繼續留下,但這突如其來的話語仍然讓少年發楞。但既然笑人都要趕人了,還能多說什麼?少年沒有理由的霸在人家家裡已經太久了……



  回到房裡的少年,有一下沒一下的撿拾著零落的衣服。笑人給的香包能不能帶走呢?笑人放在客房桌上的馬鞭草茶能不能帶些走呢?從房間左邊走到房間右邊,總覺得少了什麼沒帶走卻又不知道究竟是什麼。
  明明行李都打包好了。
  少年聽見笑人從藥草房裡走出來的聲音,卻不敢離開客房。大概是怕才走出去就被笑人趕吧。但一直躲在房間裡似乎也不是辦法。那麼,至少等到客人離開之後,好好的向笑人道別吧。
  「客人,請喝下這杯茶吧。」
  「這是?」
  「這是能讓你夢想成真的藥品,至於內容是什麼,我不方便透露。」
  「我明白了。」
  少年悄悄的聽著外面的對話,知道客人應該快離開了。
  「大概需要多少時間才會生效呢?」
  「不需要很久……介意我點個香嗎?應該會讓你不那麼緊張。」
  「呃,好的,那就麻煩了。」
  少年坐在床上,看著窗外已經放晴的天空中有小鳥在飛翔,耳裡卻只聽的見笑人的聲音。
  「那麼您就稍坐一下吧。」
  笑人接著是不是就要來叫自己離開了呢?少年回頭看著房門。
  沒進來。
  然後呢?在這裡等,直到笑人進來?少年嘆了口氣又看向窗外,
  客人是在剛吃過午飯沒多久來的,天氣有些陰暗。現在雖已晴朗許多,卻也接近黃昏時分了。
  非合法藥局是位於山頂的懸崖邊這件事情,是在少年住下來的第二天發現的。懸崖幾乎長年被霧氣包圍,如果不斷向前走的話很可能什麼都不知道就掉下懸崖。也因為這樣,少年很早以前就被笑人警告不要走到屋子後面。
  然而少年現在卻看見笑人和客人在屋後的懸崖邊。
  客人就站在跨出一小步就會離開懸崖的地方,而笑人則在他的背後。
  客人望著腳下似乎遲疑著什麼。
  然後少年看見了大概是他這一生最不可能也最不想相信的事情。
  笑人伸出手,在客人背後輕輕的推了一把。
  客人就這樣飛身下崖。沒有慘叫。
  這,就是飛翔的夢想嗎?



  在少年發呆的同時,笑人已經進了屋子。
  少年完全沒注意到笑人已經打開了房門看著他。
  笑人就這樣默默的看著少年好一會兒,像是下定決心似的,將手上的茶杯放在桌上後又走了出去。
  等到少年回過神來看見桌上的茶杯,太陽已將沒入山後。
  如果是笑人要他喝的,那就喝吧。
  少年已經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喝了茶之後卻忽然覺得輕快許多。可惜大概沒機會問笑人這是什麼葉子了。因為笑人又走了進來。
  「走吧。」
  是錯覺嗎?在逐漸黯淡的陽光裡,少年看不清笑人的臉,卻隱約望見了他眼中的淚光。
  少年拿著行李和笑人一起走到了懸崖邊。
  「哪,飛走吧。」
  少年在落下懸崖時最後的記憶,是笑人輕推他一把的手,以及他從沒見過的溫柔笑容。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aphdealle.blog7.fc2.com/tb.php/207-4e01a116

 | HOME |  ▲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