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亞當

Author:亞當


噗-啦!


這就是所謂的博愛?


感謝留言ˇ

時光匆匆...

内部検索

管理者專用

聖域-Sanctuary-

(進入本文後播放音樂)

音樂資訊如下:

演唱團體:P-Rhythm
曲名:聖域-Sanctuary-




  迷迷糊糊中似乎能聽見滴答的水聲。一滴、一滴,緩緩的、像是秒針一般的聲響。聽著聽著會安下心來,是一個平靜的時空。卻又會因為不變的頻率而煩躁起來。
  「好像醒來了。」
  「這麼快?真少見。」
  「另一個看來還需要一些時間。」
  「沒關係吧,反正這裏唯一不缺的就是時間……」
  少年努力的想睜開眼睛,眼皮卻沉重的很。大概是笑人給的藥的效力吧。張開嘴想說些什麼,卻似乎只能發出無聲的氣息。
  「看來只有意識比較清醒,身體還沒跟上。」
  「唔……喂,聽的到我們說話吧?要是身體還不能動的話就別勉強了,再休息一陣子就會恢復的。」
  少年無可奈何的放棄了掙扎。聽著規律的水滴聲,又逐漸陷入了沉眠。


  根據第三者的說法,等到少年睜開眼睛其實也只是大約一個小時過後,比少年所感覺到的短了許多。好像是因為少年喝了具有安眠效果的藥草茶,所以身體機能會被抑制住。
  少年雖醒了也坐了起來,卻還沒完全清醒到可以觀察四周圍的環境,只是隱約聽到周圍三兩話語。
  「安眠效果的藥草?……檸檬馬鞭草……」應該不是吧,根據之前看到的書本上。
  「啊,檸檬馬鞭草不是喔,藥效沒有那麼強。你常喝嗎?」似乎是十分平凡的中年女子回答了少年喃喃自語。
  「啊?嗯……」
  「原來如此,所以你對具有安眠效果的藥草多少有點抗藥性了吧,難怪這麼快就醒了。」
  「請問……這裡是哪裡?」
  「正要跟你介紹呢。」穿著麻布衣裙的女子站了起來,「來,出去看看。」
  少年終於抬起頭來看看四周,是個類似岩洞的地方。遠方透進了光芒,似乎是往外的通道。
  女子擔心少年的身體沒完全恢復,特地放慢了腳步。「來,外面可能有點亮,會有點刺眼喔。」
  果不其然太陽刺眼的讓少年迅速撇過頭,根據身邊微涼的空氣判斷,應該是日出之後不超過兩小時吧。眼睛適應了一會兒之後向外看去……是山谷。不,這是山谷的中段?!抬頭能看見懸崖,而低頭則是不見底的深谷。這裡是山壁上的岩洞。
  那麼……被笑人從懸崖上推下來果然不是夢了。只是,只是……不懂。
  「請問……」女子回頭看著少年「你是笑人先生的客人嗎?」
  「呃?」意外聽見了笑人的名字,少年錯愕的看著女子。
  「通常會到這裡來的都是笑人先生的客人,只是我覺得你不太像所以問問。」
  「我……不算是。」
  「那會來到這裡真的很稀奇呢。等一下,你總該不會真的是自殺的人吧?」
  「不,也不是啦。」
  「千萬不要想自殺喔,這個世界還是很美好的。如果真的有那種念頭的話找大家談談吧,在這裡的都是過來人了。」
  過來人?少年還沒來得及問清楚,就又被女子拉了進去。
  「對了,有個比你早幾分鐘掉下來的人,不曉得你認不認得他?他大概還要一些時間才會醒來,不過如果醒來的時候有認得的人在身邊會比較安心……」
  少年沒回答。不過大概猜的出來。
  走到那男人的身邊,果不其然是早先笑人的客人,彼得潘。



  少年心中有許多疑惑。比如說剛才走到外面時所看見的網繩。在山谷中雖然能推論那可能是交通工具,不過如何使用等等的問題也還是存在。還有這裡究竟有多少人,跟笑人又有什麼關係……。不過這裡的居民……姑且就先這樣稱呼吧。他們似乎有各自的工作,也因此在確認少年清醒可以照顧另一個人之後就隨意的離開了。既然被交付了看護的工作,少年也不好再拉著人多問什麼。
  等到彼得潘醒來,已近中午。
  「唔……」
  「你醒了嗎?如果身體還不能動不要勉強喔。」
  「你是……!這究竟是……」
  「唔。」該怎麼說明好呢,其實自己也還搞不太清楚狀況……。
  「唉呀,他醒來了嗎?」是早上帶少年到洞口的那名女子。「差不多也該是中餐時間了,等下大家就都回來囉。」
  彼得潘顯然完全沒有進入狀況。「等、等一下,這是哪裡?大家又是?」
  「你是笑人先生的客人嗎?」
  「呃,是指……?」
  「就是非合法藥局。」少年代答。「他是客人沒錯。」
  「你不是藥局的人嗎?」彼得潘問。至少在他進入那棟崖邊小屋的時候,是這麼認為的。
  「不,我……」對笑人來說,我算是什麼人呢?客人?路過的旅行者?霸佔他房子幾個月的死小孩?
  「不管是不是,既然人都在這裡了,應該是笑人先生的安排吧。」
  「……」少年茫然的抬起頭。他的確是被笑人推下來的。「嗯,算是吧。」少年點點頭。
  「那就別想太多了。在這裡和我們一起生活吧。」
  「咦?」回頭看看彼得潘,他比自己更加一臉疑惑。
  「好了好了,來吃飯吧。」女子的笑容在有些昏暗的山洞中顯的更加耀眼。



  因為不知該如何是好,少年跟彼得潘只好跟著這裡的居民們一同起居作息。這裡的生活很簡單。就如同世外桃源般的,隨著日光和鳥鳴迎接早晨、餓了就知道是午餐時間、太陽下山就該休息。因為是在山谷間,所以大部分的食物是生長在山壁上的草木和果實、或天上的飛鳥。暇的時候就聊聊附近哪棵樹生了果子、哪裡有新種植物……或者是,過去在城市裡曾經發生過的那些現在想起來十分愚蠢的事。
  生活了一兩個星期之後,少年終於搞清楚這個山谷的結構。山壁岩洞不只一個。大約有十來個山壁岩洞裡都住著人,都算是「這裡」的居民。而這山谷如果從空中俯視的話,就像是個蜘蛛網般……也就是說,整個山谷的中段有一整片的繩網作為岩洞的交通網。
  「這裡原本住著一支很特別的民族。他們信仰著天空,認為與天空相對的大地是污穢的。所以他們一生都不能接觸到大地。這片繩網就是我們努力的結果。」
  「我們?你……」
  「對,我是這裡的原住民。」女子一直都維持著少年睜開眼時看見的溫柔笑容。「不過,因為一種很奇怪的傳染病,我的族人幾乎都不存在了……現在這裡真正的原住民,大概只有不到這裡人數的一半了吧。」
  「那這裡其他的人是……」
  「都是笑人先生的客人。」
  「都是嗎?」
  「是啊。對了……記得剛開始的時候你說你不是笑人的客人?」
  少年思索著。最後還是決定了答案。「我不是客人。」
  「那……我問的直接一點好了。你為什麼會被笑人先生推下來?」
  「我不知道為什麼……」少年落寞的看著天空。要是會飛就好了。要是會飛、就可以飛到那伸手不可及的懸崖上問問笑人到底是為什麼……不,說不定,只是想見見笑人而已。
  看少年一臉哀傷,女子也不好再問下去。
  「想說的時候再說吧。」



  等到少年想起自己該做的事,已經是在落下山谷的兩個星期之後。偶然的,在伙食裡看見了有些眼熟的葉菜。那是他在笑人那裡第一次的午餐。那時為什麼他會留在那裡呢?是了,因為前一個晚上笑人請他留宿。在那之前呢?
  「因為彩虹消失在這個山頂上……」
  少年幾乎已經忘記他旅行的目的,尋找世界盡頭的旋轉木馬。
  然而一旦想起,就沒有繼續逗留的理由了。
  畢竟這裡,雖然平和,也沒有令人眷戀到需要多留些時間……這種事情,在笑人那裡卻從來不曾想起過。



  因為不確定雨季和日光方向的問題,少年只能向居民求助。
  「請問彩虹什麼時候會出現?」
  得到的答案卻令少年大吃一驚。
  「這裡永遠也看不到彩虹的。」居民一的發言。
  「這裡因為是峽谷上方,濕度高,雖然會有亂反射造成的霓光,但並不是真正的彩虹。」居民二的證詞。
  「就算有,也是跨這個山谷兩邊的彩虹,就是我們平常走來走去的網繩而已啊。」居民三的看法。
  也就是說,在這裡要嘛看不見彩虹,要嘛就是無法通達世界盡頭的微小虹光。
  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除非登上對面的山頭。」彼得潘突如其來的意見。

  「對面的山頭?」
  「對,在這邊的山頭跟谷中是見不到彩虹的。但過了對面山頭的話有個小小的平野,到那裡的話至少能夠看見其他地方吧。」彼得潘自從待在谷裡,似乎變得比較開朗、也多話了些。
  「不過您怎麼會知道呢?」少年疑惑的問。
  「聽說的啊。」彼得潘看著山谷下方。「從以前我們城裡的人就說,要是能夠越過這座山的話,也許能有更多發展吧。所以有許多人都想翻過這座山到另一邊去,不過都失敗了。對於山另一邊的事情,也只是很久很久以前從旅行的人那裡聽來的吧。」
  「為什麼……會失敗?我是指到另一邊去。」
  「這座山太險峻了。從山的這邊是絕對無法到另一邊去的。」彼得潘抬起頭來看著少年。「我想,笑人先生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把你推下來的吧。」
  「……?!」
  「因為,在這谷裡才有往前進的可能。」彼得潘站起身來。「我是不會走了,這笑人先生大概也預料到了。你自己多想想吧。」
  拍拍少年的肩膀,彼得潘走進山洞裡。

  『因為從這裡才能前進。』這種理由殘酷的令人想哭。
  少年望著往山後隱身的日光。

  笑人是笨蛋。為了要跟你說這句話,現在我必須要往前進。才有回來跟你說這句話的可能。

  少年決定在第二天離開山谷。

  離開這個世外桃源。

コメント

俺想聽

五想說俺是個太字の文色付きの文字我想聽聖城但是不知怎去你本文裡面

Re: 俺想聽

> 五想說俺是個太字の文色付きの文字我想聽聖城但是不知怎去你本文裡面

啊對不起因為網路空間的關係後來音樂檔案應該是沒了 (艸)
這首歌Y2B上有~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QGlZHvHApo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aphdealle.blog7.fc2.com/tb.php/400-5c7dab00

 | HOME |  ▲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