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亞當

Author:亞當


噗-啦!


這就是所謂的博愛?


感謝留言ˇ

時光匆匆...

内部検索

管理者專用

第三夜

自(亂)譯文。

第三夜

  夢見了這樣的夢。

  背著即將六歲的孩子。確實應該是我的孩子。但他因為一些奇妙的事情而弄壞了眼睛,成了剃頭和尚。我問了他眼睛是何時壞了的啊?他回答說是以前的事情了。聲音的確是孩子,但語氣卻像個大人似的。與我對等的語氣。

  左右是色稻田。路很窄。鷺鷥有時會從暗中穿過。

  「走過了水田吧?」背後傳來聲音。

  「為什麼知道呢?」我想轉過臉去問,他就回答我「鷺鷥不是有在啼叫嗎?」然後就聽到鷺鷥叫了兩聲。

  雖然是我的孩子還是覺得有些害怕了起來。繼續背著這傢伙的話,接下來不知道會怎樣。四處看有沒有哪裡可以拋棄他呢?就發現了暗中的森林。正想著那裡也許行吧,背後就傳來了聲音。

  「呵呵呵。」傳來了這樣的聲音。

  「在笑些什麼呢?」

  孩子沒有回答,反而問:「父親,會重嗎?」

  「不會啊。」

  聽到我這麼說,孩子又回答:「會越來越重的。」

  我默默的以森林為目標走去。但田裡的道路不規則的彎來彎去,老是走不出去。沒多久到了一分為二的路口。我站在路口,稍微休息一下。

  「應該有石頭吧。」小和尚說。

  原來如此,確實有個有稜有角高度到腰的石頭。上面寫著左日日窪右堀田原。雖然是暗之中,紅色的字倒是很鮮明。那紅色就像是蠑螈腹部的顏色。

  「左邊比較好吧。」小和尚命令著。看向左邊,剛才那森林的暗影子就落在了我頭上。我猶豫著。

  「你不用顧慮那麼多沒關係。」小和尚又說了。於是我只好朝森林邁進。我在心裡默默的想說明明看不見卻還什麼都知道呢,一邊在這路上往森林接近。

  背後傳來聲音,「眼盲太不方便了所以很難過去呢。」

  「所以我才背著你這樣不是很好嗎。」

  「讓你背著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把人當笨蛋是不行的。尤其是被父母當成笨蛋更是不行。」

  啊真討厭。我忽然覺得應該趕快到森林去把他丟下。

  「再過去一點就會知道了……差不多也是這樣的夜晚吧。」背後傳來像是自言自語的聲音。

  「什麼事情?」我有些膽怯的問。

  「什麼事?你不是知道嗎?」孩子像是嘲笑般的回答我。然後我覺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但並不是清楚的了解到底是什麼。只是覺得似乎是這樣的夜晚。似乎再走過去一點就會知道了。知道了就很糟糕,所以在還不知道以前就趕快拋棄他,好讓自己安心吧。我不禁加快了腳步。

  從剛才開始下雨。路越來越暗了。努力的走著。只是背後的小小和尚緊趴著,那小和尚閃爍著不讓一點事實洩漏的鏡子般的光芒照著我的過去現在和未來。而且那是我的孩子。而且他眼盲。我越來越受不了了。

  「這裡、這裡。就是那個杉樹的根的地方。」

  在雨中小和尚的聲音卻聽的十分清楚。我不自覺的停了下來。不知何時已經進了森林。不遠之處有個色的東西看起來就像是小和尚說的杉木根。

  「父親,就是那個杉木根吧。」

  「嗯,是啊。」我不禁這麼回答。

  「是文化五年龍年吧。」

  原來如此,的確應該是文化五年龍年。

  「你殺了我正好是距今一百年前呢。」

  我不知究竟有沒有聽到這話,但腦中忽然想起了距今一百年前的文化五年龍年這樣的夜晚裡,我在這杉樹根,殺了一名盲者。當我注意到自己是個殺人犯的同時,背上的孩子忽然就變的跟地藏菩薩石像一樣重。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aphdealle.blog7.fc2.com/tb.php/715-11eeeb97

 | HOME |  ▲ page top